五金眼-五金機電產業社交新媒體五金眼

                    五金眼> 文章> 行業分析> 正文

                    中國智能農機發展前景預測

                    “現在在農村,60歲以上的老人還在種地是很普遍的現象。再過10年,等這一代人完全失去了勞動能力,誰來種地?是你還是我?”代雙榮來自荷蘭一家園藝設備公司。這趟來南京,他希望借參加2020國際未來農業食品百強·白馬峰會的機會,密集接觸到更多中國的潛在客戶,將荷蘭先進的玻璃溫室技術和設備引進中國。

                    盡管在他看來,玻璃溫室在國內推廣仍有諸多障礙且成本高昂,但它不失為一種能有效減少人力投入的集約化農業生產模式。它是面向農業生產問題的解決方案之一。

                    大會上來了不少國內的農業科技公司,它們跟代雙榮所服務的荷蘭公司一樣,都聚焦在農業上游生產端,希望通過新的技術和方案來解決我們即將在未來遭遇的困境。其中有像極飛、大疆這樣的明星創業公司,也不乏豐疆智能、麥飛、博創聯動等垂直領域的農業科技公司。

                    農業生產的數字化、農機的智能化改造和應用推廣成為大家在大會上討論的焦點。這是一個技術層面的討論,但它所涉及的問題不限于技術維度。它的背后也是農業產業轉型升級和糧食安全問題。



                    01 升級硬件

                    機器替代人力是最直接解決勞動力不足的方案。其中最理想的形式是無人農場,即利用無人駕駛的農機自動完成土地耕整、播種、田間管理和收獲(耕種管收)。

                    但這種形式尚處在高??蒲须A段,而且就國內農業機械化現狀來看,無人農場距離廣泛的應用落地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現階段更落地的方案是農機自身的智能化改造、創新。這也是目前我們能看到的顯著趨勢。

                    例如,具備自動駕駛功能的插秧機、收割機、打藥機及用于巡田、灑藥等場景的農業無人機等。它們共同特點是,借助智能化的設計,降低了農業生產的難度和繁重程度,并提高效率??陀^上,這些機器的廣泛應用有利于為農村吸引回年輕勞動力。

                    自動駕駛打藥機


                    過去幾年內,越來越多地被種植大戶、生產基地或地方政府規劃的現代農業產業園采購這類新興的農機,應用到各自的生產場景中。

                    這些農機中,尤其以服務規?;r田的大型農機智能化升級最為突出。在這次大會上發表了主題演講的豐疆智能和博創聯動,也是參會的企業中具有代表性的兩家為大型農機提供智能化解決方案的公司。

                    它們通過與更上游的農機制造商合作,在農機內添加智能模塊幫助其實現自動駕駛等功能?;谶@些機器在實際應用中采集的數據,它們也搭建了各自的信息化平臺,以實現農機的智能化作業。

                    在需求端,年輕勞動力短缺及大面積的作業量,促使農戶們對這類大型農機的智能化改造訴求旺盛。目前在東北、內蒙、新疆等地,具有輔助駕駛功能的農機應用實際已經非常普遍了。

                    因為這些地區的農田面積大,且土地集中程度遠高于南方,在種植過程中往往依賴大型的插秧機、收割機等,而它們的駕駛難度又非常高。以插秧機為例,它的駕駛難點在于如何開得又直又快,這些要素會直接影響到產量和收割。

                    盡管從實際效果來看,這些升級后的農機設備還沒有實現完全的無人操作,但是已經有效降低了人力的投入。

                    豐疆智能的副總裁姚遠在接受《新商業情報NBT》(微信公眾號ID:newbusinesstrend)采訪時就提到,特別是今年受到疫情影響,地里招工困難,客戶對智能化農機的需求更加凸顯?!皞鹘y的拖拉機插秧,車里至少需要兩個人,一個人負責插秧,另一個負責開車。增加了我們的智能化模塊后,車上一個人就夠了?!?/span>

                    除了大型農機的智能化升級,這些年來無人機也在廣泛進入農業領域。它的使用場景不斷豐富,不僅用于播種、打藥、施肥,也被用在智能化巡田、低空農田遙感測繪等領域。

                    無人機本身操作靈活,這使得它的應用區域也更廣泛。例如,在北方農田面積大的地區,它可以高效地完成打藥、巡田等工作;而在地塊分散,且多山地、丘陵地形的南方,它能快速進入原本人工難以進入的區域進行作業。

                    在中國農村土地流轉加速的大背景下,無論是農戶、生產基地還是政府層面,都需要新的工具對農田進行集中有效的統計、管理。無人機是能給出解決方案的硬件之一。

                    例如,今年上半年極飛推出的極俠農業遙感無人機,具體解決的就是這類問題。它的主要功能是高效完成低空農田測繪。

                    農田測繪是無人機打藥、施肥的基礎,傳統的模式是通過人工測繪來完成。但是受制于地塊面積、邊界不規則或地勢崎嶇等客觀條件的限制,人工測繪往往費時費力。新版的極俠農業遙感無人機,利用地圖快速拼接、AI 識別農田邊界及障礙物等功能能提高農田的統計和管理效率。

                    “我們建設的是數字農業的基礎設施?!睒O飛科技的公共關系負責人佟巍在這次大會上介紹道。

                    極飛研發的智慧農業系統


                    這套基礎設施建立在更廣泛的硬件數據采集及算法積累上。它需要的是覆蓋耕種管收全生產過程的數據積累。完成這套設施的建立,還需要上游各個生產環節的密切合作。

                    這也是國內農機在應用層面啟動更新換代之后,各家硬件公司、農業技術服務商們都在積極探索的下一步——基于農機的智能化,發展數字農業。



                    02 積累數據

                    “我們認為數字農業分為三個維度——基礎的農業數據化、數據輔助人進行分析決策以及最后精準智能化的完美執行?!?/span>大疆農業全球銷售總監陳韜在大會上分享道。

                    國內這一波農機類硬件設備的升級潮,成為轉向數字農業的一個重要契機。不過,目前我們還處在最早的數據積累階段,距離實際的數字農業還很遠。

                    這也是由國內農業機械化應用的現狀所決定的。據農業部統計的數據,2019年中國綜合機械化率為69%,而這個數字在美、日、韓等國已經達到了99%及以上。國內地緣遼闊,地勢、地形差異大,這進一步還造成農機在內地的應用區域差別大。農機滲透率的不足,決定了農業生產數據在采集環節就存在先天的短板。

                    此外,傳統硬件廠商此前也缺乏智能化升級動力,這在一定程度上阻礙了國內農業數字化的積累。姚遠在采訪中告訴《新商業情報NBT》,上游傳統的農機制造商在新技術研發上偏保守。就農用拖拉機而言,目前自主添加自動駕駛導航系統的農機制造商非常少。

                    如今,新的硬件創業公司、農業技術服務商們加入這條農機產業鏈,正在打破原來的障礙。但它們所帶來的變化還在緩慢的蓄力過程中。

                    因為農業生產的數字化是一塊龐大且充滿空白的領域。無論是新興的農業技術公司,還是傳統制造商啟動的數字化轉型,都還處在最早期的數據積累階段。目前大量農業生產信息還只是人工經驗,幾乎每一家想做數字農業的公司,都要經歷將人工生產經驗轉化成數據的過程。

                    “我們踩過的坑,所有新進來的技術公司都會踩一遍?!辈﹦撀搫拥腃SO劉飛飛在提及其核心競爭力時說道。她所提到的這個坑實際指的是在農業生產經驗轉化成數據過程中,必須的試錯過程。經歷了這個過程之后,沉淀下來的數據和算法才是公司的壁壘。

                    建立這個壁壘需要時間。劉飛飛介紹,作為2014年從博創興盛工業自動化部門獨立出來的創業公司,他們的優勢在于相對早地啟動了這個試錯過程。反映在業務層面,通過試錯積累的精準數據幫助他們根據客戶特征,因地制宜地提出具體的解決方案。

                    劉飛飛介紹,目前他們服務的東北和江蘇這兩個不同地區的客戶時,就有明顯的差異?!皷|北地區農田面積大,規?;潭雀?,我們服務他們的解決方案更偏向于智能化、無人化,而江蘇地區的土地面積小,且更分散,所以服務這個區域客戶時,我們更注重數據的精細度?!?/span>

                    數據服務的精確度,是如今各類服務農業的技術服務商、硬件商們強調的重點。它決定了這些服務商能否真實幫助農民解決成本、效率問題。

                    這背后需要的不只是數據,還需要基于數據產生的輔助決策機制。它是一套更龐大的數據體系,還需要整合更多維的數據。

                    “我認為再往后走,還需要更多的技術融合,里面包含視覺技術、與農機契合的各類傳感器等。農機真正的實現智能化起碼還需要5到10年,因為農機的大數據是個非常復雜的體系,它是一個生態的概念?!?/span>姚遠告訴《新商業情報NBT》。在他看來,隨著互聯網公司、產業鏈下游的資本進入,整個融合過程正在加速。

                    豐疆智能的智能收割機


                    下游驅動是加速農業生產數字化過程中的主要推動力。因為農業上游門類繁多,鏈條分散。整個產業鏈上游集約化程度低,導致各利益方之間難以形成有效的合力,因此自上而下的數字化改革難以有效推動,且動力不足。

                    經緯中國投資副總裁王秋在大會上分享認為,以下游零售商為代表的“新甲方”入場,正在倒逼農業上游往集約化方向發展。

                    這類“新甲方”的優勢在于,它們可以基于市場帶來的收益,來整合上游產業鏈上各方的利益,形成合力,并推動農業生產各環節的數字化改造。過去兩年在農業領域頻頻動作的阿里巴巴就是其中最典型的例子。

                    盒馬在上海、廣州合作的盒馬村項目就是它具體的落地案例。例如,今年上半年,它在上海崇明區落地的盒馬村就是其中的典型。在這個翠冠梨數字農業基地內,應用有無人機、水肥一體化灌溉設施、數據傳感器等數十種智能化農機設備。阿里云還與崇明區農業農村委合作,在果園內搭建了溯源系統、農事管理系統、物聯網云平臺。

                    在這個數字農業樣板基地的打造中,也不乏極飛、悟牛等上游技術合作方的身影,后者為崇明區這個盒馬村提供無人駕駛果園管理機,用于割草、運輸、采摘及實時數據采集等。

                    從目前的發展情況來看,整個產業鏈無論是自上而下,還是自下而上所推動的農業數字化轉型,都還在積累數據。通過實際應用場景沉淀下來數據和算法,是農機實現完全的智能化作業,并進一步解決未來農村勞動力困境的必經之路。



                    03 不只是技術問題

                    這是一項龐大的改造工程。技術的應用、試錯和迭代是其中的關鍵要素,但農業生產最終的智能化,離不開整條產業鏈上下資源和數據的整合。

                    與上游農機智能化趨勢高度關聯的是,整個農業產業鏈都在進行的數字化轉型。正如我們在上游農機智能化的應用探索上,已經看到了下游零售公司的身影一樣。上游的數字化還需要進一步與流通環節和消費者的數字化打通。

                    荷蘭大使館農業參贊武田富在向《新商業情報NBT》分享荷蘭農業的成功經驗時就提到,其農業生產效率高且品質好的關鍵因素之一,是整個產業鏈上下游之間的信息差小。

                    來自市場的消費數據能快速反饋到上游的農戶那里,而產業界通過與高校的密切合作,能夠快速根據市場進行研發,給出新的方案、標準,指導上游的生產。

                    從這個經驗分享中,我們能得出的一個結論是,市場需求與農民利益的高度契合,是提升整體農業效率的重要環節。

                    財力雄厚的零售巨頭們,搭建自己的網絡


                    荷蘭雖然也是一個以家庭農場為主要經營主體的國家,生產分散。但利用覆蓋農產品全產業鏈的數字化溯源手段,這個國家能夠對每個批次的農產品進行全鏈路的品控,品控結果與每個農戶的利益直接相關。產業鏈,上到從事生產的農戶,下到流通環節和零售渠道,大家對于農產品的標準早已形成統一的認識和共識。

                    但在中國,這個狀況完全不同。分散的生產和多級批發流通鏈條,導致農民利益不與市場需求直接掛鉤。

                    上游小農戶直接對接的客戶是經銷商,他們的生產標準是經銷商的采收標準,而不直接來自于市場。正是因為農產品中間流通周轉的環節過多,造成市場信息反饋到上游時已經失真、變形。

                    一個形象的案例是國內的西瓜在傳統流通鏈路中出現的品控問題。農戶與經銷商之間是按斤為標準進行交易,這造成農戶時常選擇在交易前幾天大量注水通過增加重量來提高收益。但注水行為本身會損害西瓜品質。

                    正因如此,農產品的標準化問題一直是行業內迫切希望解決的困境。尤其是隨著生鮮零售在過去10年內的快速發展,下游零售商也在越來越多地介入流通環節,它們通過產地直采的方式壓縮農產品流通過程中的中間環節,還建立起自己的農產品采購標準,實現流通環節的數字化溯源。

                    但這些自下而上建立標準的零售商們,也僅有能力是完成農產品溯源系統的一半。再往上走,則還需要上游這些垂直領域的農業技術公司、服務商們去搭建——實現對農業生產數據的積累,建立農產品投產前、產中的生產技術標準。

                    只有從上到下打通,農產品從生產前、生產中和生產后到數據,才能解決國內農業面臨的產業困境——縮短上下游之間的信息鴻溝,讓農產品的標準化成為可能,在一定程度上緩解國內農業規?;潭鹊偷拿?。

                    農機智能化是撬動整個農業產業鏈條轉向數字農業的關鍵一環。我們在白馬峰會上碰到的這些公司,只是這個轉型期的一個縮影片段。農業生產環節的轉變才剛剛開始,隨著更多應用場景的落地,邁向智能化的農機還有更多與產業鏈上下游融合的空間。

                    文章來源:新商業情報NBT

                    文章推薦

                    黑龍江省農墾總局2018-2020年農機購置補貼機具補貼表

                    2020中國國際軸承及其專用裝備展覽會在上海召開
                    野花视频在线观看免费高清完整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