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金眼-五金機電產業社交新媒體五金眼

                    五金眼> 文章> 行業動態> 正文

                    鋼鐵業去產能不力遭歐盟等抵制 政策再度加碼

                    全球五金網發表于 2020-10-19

                    鋼價反彈引發復產

                    政策再度加碼鋼鐵去產能何去何從

                    雖然不斷出臺史上最嚴厲的去產能政策,但鋼鐵產能還是抵不住市場的誘惑正在死灰復燃。

                    6月23日,法媒稱,歐盟委員會6月22日在比利時首都布魯塞爾對外宣布:因為中國未能在近期減少其鋼鐵產量,歐盟將有可能在近期就貿易鋼傾銷問題對中國采取新一輪的制裁措施。

                    事實上,自2016年2月鋼鐵價格迎來了一波強勁反彈行情,鋼廠不斷增產,一些停產但尚未關閉的“僵尸”鋼廠也在恢復生產。

                    去產能不力遭抵制

                    鋼鐵行業是中國所有行業中遭遇海外貿易制裁的主要行業之一。除了歐盟近日公開表示因中國未能在近期減少其鋼鐵產量,將有可能在近期就貿易鋼傾銷問題對中國采取新一輪的制裁措施。

                    據法國國際廣播電臺網站6月23日報道,就在此前不久,美國方面也同樣表示要對中國鋼材超產對外傾銷問題采取有力的制裁措施。
                    另在此之前,中國國務院總理李克強與德國總理默克爾一次會談后共見記者時默克爾說,中國鋼鐵過剩產能對全球鋼鐵行業的影響,在歐洲引發了“非常激烈的討論”。

                    當天下午的中德經顧委座談會上,兩位德國企業家的發言更是直截了當。

                    德國經濟亞太委員會主席、福伊特公司董事長林哈德稱,是“中國導致了全球市場的鋼鐵價格下滑”。

                    德國蒂森克虜伯鋼鐵公司負責人說得更直白:“全球鋼鐵2/3的過剩產能都在中國。全球鋼鐵行業能不能賺錢,取決于中國企業怎么生產、用什么價格銷售。”

                    一份公開聲明稱:“除非中國開始采取及時的具體行動,削減鋼鐵等產業的過剩產量和產能。否則包括美國在內的受影響國家,除了采取貿易行動保護本國產業和工人之外將別無選擇。”

                    據統計,中國作為世界第一大鋼產國,年產鋼量目前超過歐盟成員國各國總和的兩倍之多。

                    近日,歐盟駐華大使史偉表示,中國應快速處理其鋼鐵產能過剩問題,因全球目前難于應對鋼材需求的疲軟;多數鋼鐵來自中國。
                    史偉認為,中國應對鋼鐵產能過剩的措施“還不足夠”。

                    上半年鋼價強勁反彈

                    事實上,尤其是今年上半年鋼價強勁反彈,原本艱難的鋼鐵去產能幾乎功虧一簣。

                    自2011年5月螺紋鋼期貨價格創出歷史新高5450元/噸之后,經歷了長達5年的陰跌最低探至1580元/噸。在2016年2月開始迎來了一波強勁的反彈行情。以期貨螺紋鋼價格為例,2月7日期貨螺紋鋼價格探底之后一路走高,至4月21日攀升到2911元/噸,每噸螺紋鋼比最低點漲了1331元。

                    據機構調查,隨著國內鋼材價格急升和鋼廠增產,全國已有68座高爐恢復了生產,估計產能達到5000萬噸,小型鋼廠的產能利用率也從1月的51%提高到58%;“我的鋼鐵網”調查也顯示,大型鋼廠產能利用率也從84%提高至87%。一些停產但尚未關閉的“僵尸”鋼廠也在恢復生產。

                    另有數據顯示,鋼鐵行業企業單位數在上半年一度增加,同時,產量自2014年10月起,開始出現大規模負增長。然而,在去產能的過程中,2016年3、4兩個月,竟同比分別增長2.9%及0.5%。

                    分析師指出,據機構統計目前已公布的各省鋼鐵去產能的具體目標任務的總和已經超過1.1億噸。然而現實來看,去產能之路并不順利,今年3、4月份的“小陽春”行情點燃了沖動的市場本能,利潤回升導致復產潮席卷鋼鐵業,4月我國日均粗鋼產量創歷史新高,5月全國百家中小型鋼鐵企業中高爐開工率保持在85%以上。大面積的鋼廠復產給鋼鐵去產能任務增加了難度,這1.1億噸的壓減目標可謂任重道遠。

                    去產能政策再加碼

                    鋼價回升引起部分僵尸產能的復產,也引起了部分地方政府的警覺,目前正接連出臺嚴厲措施加以遏制,再加上鋼價回落,僵尸產能死灰復燃的情況有所緩解。

                    從今年2月上旬到5月中旬,兩個月的時間內,從國務院到十多個部委,共計9個化解鋼鐵煤炭產能的重要文件相繼出臺,包含了獎補資金、財稅支持、金融支持、職工安置、國土、環保、質量、安全在內的8項配套政策以及整體實施方案已經全部制定并且公布。

                    消息稱,各省份、地區的去產能軍令狀都已經制定,并且在之后的每年都會核查成效。將這一輪去產能稱之為史上最嚴厲并不為過。
                    此外,多地明確并公布了去產能的具體目標任務。

                    2015年粗鋼產量排名第一的河北省,“十三五”期間,河北省壓減煉鐵產能4989萬噸、煉鋼4913萬噸,其中到2017年壓減煉鐵產能3715萬噸、煉鋼3117萬噸,為減輕明年的壓力,在今年第一批壓減煉鐵1077萬噸、煉鋼820萬噸的基礎上,調增全年壓減任務,同步下達第二批壓減煉鐵649萬噸、煉鋼602萬噸任務。這意味著今年河北省兩批共壓減煉鐵1726萬噸、煉鋼1422萬噸。

                    除此以外,江蘇、山東、天津、黑龍江、河南、湖北、廣東、重慶、云南、甘肅、新疆等省市也紛紛出臺了具體的去產能目標。其中河南2016年內化解粗鋼過剩產能104萬噸,天津到2020年壓減粗鋼產能900萬噸,云南至2018年底壓減粗鋼產能500萬噸,新疆化解產能700萬噸。

                    除了明確去產能的具體目標任務,各地去產能辦法也是多招齊下。目前去產能主要通過四大路徑展開:一是從解決僵尸企業入手,通過關停并轉、產權轉讓等方式加快清理退出;二是加快企業并購重組,提高行業集中度;三是擴大出口,開辟新的市場,從需求端加快去產能;四是加快產能輸出,將工廠遷移至海外,在供給端消化產能。

                    粗鋼產量明顯下降

                    目前鋼鐵產能過剩較為嚴重,在全球經濟增長緩慢的局面下,我國鋼鐵行業去產能將是必然趨勢,但推進步伐或緩慢。不過,在中國鋼鐵去產能的過程中也正在大幅實現產業升級,對國際社會的影響實際上越來越小。

                    針對國際上的指責,北京也向歐盟提出了其打算至2020年全國鋼產量減少1.5億噸的計劃(目前年產量約為11億噸),但這一方案還是不能滿足歐盟方面所認為的減產幅度。

                    分析師指出,盡管由于3、4月份的大幅反彈導致原先檢修停產的鋼企恢復生產,但中國的粗鋼產量與全球鋼鐵產量數據一致,同比仍呈下降趨勢。

                    國家統計局數據顯示,2016年1-5月份,我國粗鋼產量32995萬噸,同比下降1.4%。

                    分析師同時認為,中國鋼鐵產能和產量的概念和數據需要理清。截至2015年底,我國的鋼鐵產能將近12億噸,但是2015年我國的粗鋼產量僅為8.04億噸。由此數據可以看出,產能和產量數據的明顯不同,因為鋼鐵產能代表的是鋼鐵工業的生產能力,而生產能力是指企業在滿負荷生產下所能生產的最大限度量;產量則是企業在一定時間內生產出來的產品的數量。

                    目前我國政府正在做的是加大政策引導和執行,從環保、能耗、質量、安全、技術等法律法規和產業政策進行考核,達不到標準要求的鋼鐵產能要依法依規退出,但這不能等同于在直接控制粗鋼產量,因為產量更多的是市場推動,市場需求放量、價格上漲、盈利空間擴大是刺激鋼材產量增加的直接原因。

                    “目前,面對全球市場環境的變化和國內需求的低迷,中國鋼鐵業深處內憂外困的困境當中。在這樣的時刻,鋼鐵企業應該積極配合相關部門,以供給側改革和化解過剩產能作為出發點,通過兼并重組、低端產能退出方式提升鋼鐵行業集中度;通過供給側改革和企業轉型升級提升企業在管理、生產、技術、產品質量等方面的綜合競爭力;此外,應該加強貿易摩擦預警機制,及時調整出口策略,開拓多元化市場格局,適應市場需求,調整產品結構,同時苦練內功,提高企業經營管理水平和運用國際貿易規則維權的意識和能力,通過自身的強大來獲得國際市場的認可。”分析師認為。

                    文章推薦

                    2015年北京印刷業數據出爐 緩慢下行趨勢成定局

                    電商為何要“復活”實體店
                    野花视频在线观看免费高清完整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