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金眼-五金機電產業社交新媒體五金眼

                    五金眼> 文章> 數字經濟> 正文

                    新基建和產業互聯網:疫情后數字經濟加速的“路與車”


                    20世紀90年代,數字經濟在我國洶涌而至,其發展圖景波瀾壯闊又扣人心弦。短短十余載,我國躍居世界第一網民大國、世界第一網絡零售大國,數字經濟規模居全球第二位,誕生了華為、騰訊、阿里巴巴等一批全球領先數字經濟企業,取得了舉世矚目的發展成就。隨著網絡連接從人人互聯邁向萬物互聯,技術應用從側重消費環節轉向更加側重生產環節,我國數字經濟“道路不暢”和“車型單一”的問題日益凸顯。
                    根據國際電信聯盟(ITU)發布的ICT發展指數(IDI),我國在ICT基礎設施和接入方面的排名是世界第89位,在176個經濟體中位居中游水平。落后的信息基礎設施,難以承載起繁榮的數字經濟生態。我國數字經濟發展呈現出“消費互聯網一枝獨秀,產業互聯網剛剛起步”的典型特征。
                    因此,從2018年開始,政府和業界敏銳地抓住瓶頸,分別從基礎設施和行業應用兩個方面,謀篇布局新型基礎設施建設(以下簡稱“新基建”)和產業互聯網,為數字經濟注入了強勁的發展動能。
                    新冠肺炎疫情發生后,我國經濟社會發展受到嚴重沖擊,據中金公司預測,隨著海外疫情和隔離措施全面快速升級,2020年2-3季度海外經濟收縮幅度將超出2008-2009年的水平,全球新冠疫情對中國全年GDP的影響可能將上升至7-8個百分點。在疫情應對中,數字經濟發揮了重要作用,迎來了一定的發展契機。
                    聯合國貿易與發展會議發布的研究報告提出,疫情危機提高了數字解決方案、工具和服務的使用,也加速了全球經濟向數字化過渡?!靶禄ā焙彤a業互聯網緊密相連、互相促進,是疫情后加速我國數字經濟前行的兩個“引擎”。
                    “新基建”是適應數字經濟換代發展時代要求的“高速公路”,是產業互聯網充分發展的基礎條件。產業互聯網則是高速路上高效運行的“智能汽車”,是“新基建”順利推進的需求支撐。
                    “新基建”和產業互聯網“路車協同”,推動數字經濟發展邁向新的高級階段。一個計算無處不在、軟件定義一切、網絡包容萬物、連接隨手可及、寬帶永無止境、智慧點亮未來的數字經濟新時代正在到來。

                    一、疫情為數字經濟發展提出新要求
                    (一)近年來我國數字經濟一直保持快速增長態勢
                    近年來,全球數字經濟蓬勃發展,數字技術變革正加速推進全球產業分工深化和經濟結構調整,促生以數據資源為關鍵生產要素的新型經濟形態。我國在數字經濟領域保持快速增長,數字技術的廣泛應用已成為我國經濟高質量發展的重要支撐。
                    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數字經濟基礎領域研究團隊基于276萬家數字經濟企業的工商登記注冊信息及其中96萬家企業的業務數據,構建了一個包含百萬級數字經濟企業的大樣本數據庫,通過數字經濟企業的規模、屬地、經營狀態、專利等方面的信息,觀測和分析我國數字經濟的整體發展水平以及分行業分地區發展態勢。
                    觀測結果顯示,我國數字經濟行業發展規模逐年擴大,具體體現在企業數量規模、注冊資本規模逐年增加。從行業規模上看,2018年數字經濟行業新增企業數40.8萬家,增長率為17%。累計企業個數達到276萬家。從經營狀態來看,2018年累計在營企業達192萬個,累計企業在營率為70%,新增企業中在營企業數為38.6萬個,占當年新增企業個數的94.50%。
                    從營業規模來看,2017年可觀測企業營業收入增長16.31%,達到12.6萬億元,2013-2017年,營業收入年平均增長率為10.44%,見圖1。
                    圖1 2013-2017年可觀測數字經濟企業總營收及增長率
                    數據來源: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數字經濟企業觀測系統。
                    圖2 2012-2017年可觀測數字經濟企業營業利潤及增長率
                    數據來源: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數字經濟企業觀測系統。

                    如圖2所示,從營業利潤來看,數字經濟企業在行業規模持續增長的同時,經營效益也不斷提高,2017年可觀測企業的總營業利潤為8900億元,比2016年增長33.13%,遠高于同期規模以上電子信息制造業利潤增長率(15%)。
                    營業利潤率為6.6%,與全國企業平均利潤率基本相符。2013-2017年年均增長率達到15.26%,也高于全國行業平均水平和規模以上電子信息制造業增長率。

                    (二)疫情對數字經濟整體發展帶來了積極影響
                    這次新冠肺炎疫情為數字化轉型帶來了難得機遇。盡管短期內數字經濟企業同樣會受到負面沖擊,但是對人們行為方式的改變帶來的未來機遇則非??善?。疫情防控使數字經濟的線上優勢則得到了較為充分的體現,相當于是一次“生產生活習慣的全民數字化培訓”,為數字技術應用的推廣和擴散發揮了積極作用。
                    數字經濟的重大作用得到普遍認可,互聯網企業主動承擔起社會責任,積極幫助疫情防控。從重要醫療物資全球采購到穩定百姓日常供應,再到大數據協助疫情管理,數字經濟都發揮了重要作用。
                    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數字經濟基礎領域研究結果顯示,自2020年1月23日武漢宣布“封城”至3月31日,數字經濟相關移動應用產品的新增活躍用戶數不斷上升,總增長率高達66.8%。
                    影響過程可以分為三個階段:第一階段是各地采取嚴格控制措施之后,數字化應用新增活躍用戶數迅速攀升至武漢“封城”當日的1.3倍;第二階段是居民適應了疫情狀態下生活方式的相對穩定期;第三階段是2月底之后,各地開始有序復工復產,數字經濟活動得到了線下的有力支撐,重新迎來高速增長期。
                    當然,每一個具體行業的情況也存在很大差異,主要體現在線上和線下之別、居家和出行之分。一般來說,數字內容等純線上業務受正面影響較多,線下比重越大的企業所受不利影響往往越大;飲食、娛樂和通信等居家服務得到快速增長,網約車、共享單車、在線旅游等出行業務受到的不利影響很大。

                    二、“新基建”:數字經濟發展的戰略基石
                    (一)關于“新基建”的三個定義
                    “新基建”的概念起源于2018年。在2018年4月全國網絡安全和信息化工作會議上,習近平總書記多次就“信息基礎設施”和“網絡基礎設施”進行強調;2018年年底的中央經濟工作會議又對“新基建”進行了布局。近期中央多次重要會議高規格提及,“新基建”迅速升溫,成為社會關注熱點。
                    理解“新基建”,首先要知道它的具體指向是什么。目前來看,主要是狹義、廣義和“新義”三種不同范疇的定義,分別由中央會議、國家發改委和中央電視臺提出。
                    第一,狹義的理解。狹義的新型基礎設施,也稱為“信息基礎設施”“新一代信息基礎設施”或“數字基礎設施”,是由中央重要會議和領導人講話提出,其含義和范疇會根據發展形勢及工作需要與時俱進。2018年12月的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提出:“加快5G商用步伐,加強人工智能、工業互聯網、物聯網等新型基礎設施建設?!?/div>
                    2019年8月劉鶴副總理在第二屆中國國際智能產業博覽會致辭中指出:“加強公共數據中心和云平臺等新型基礎設施建設?!?020年3月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務委員會召開會議強調:“加快5G網絡、數據中心等新型基礎設施建設進度?!?/div>
                    綜合來看,到目前為止明確提到的新型基礎設施有6個,即5G網絡、云平臺、數據中心、人工智能、工業互聯網和物聯網。

                    第二,廣義的理解。在具體工作范疇,國家發改委把新型基礎設施分為三個方面內容:
                    一是信息基礎設施,主要是指基于新一代信息技術演化生成的基礎設施,如通信網絡基礎設施、新技術基礎設施、算力基礎設施等;
                    二是融合基礎設施,主要是指深度應用互聯網、大數據、人工智能等技術,支撐傳統基礎設施轉型升級,進而形成的融合基礎設施,如智能交通基礎設施、智慧能源基礎設施等;
                    三是創新基礎設施,主要是指支撐科學研究、技術開發、產品研制的具有公益屬性的基礎設施,如重大科技基礎設施、科教基礎設施、產業技術創新基礎設施等。
                    第三,“新義”的理解。所謂“新義”的理解指的是體現創新、綠色等新發展理念的科技型基礎設施建設。
                    最典型的是中央電視臺在2019年3月一次報道中提出的“七大領域”,即5G基建、特高壓、城際高速鐵路和城市軌道交通、新能源汽車充電樁、大數據中心、人工智能、工業互聯網。
                    這一提法廣為媒體傳播,對普通民眾影響很大。這一定義不僅包含關乎數字經濟的部分,而且又加入了特高壓、高鐵、軌道交通和新能源汽車充電樁。
                    這三個定義分別由不同角色提出,呈現出一定的差異性。其中,狹義的理解是由中央會議和領導人講話所明確,是本次基礎設施建設的重點和關鍵。廣義的定義是從具體部門開展工作角度進行界定的,內容全面。
                    與狹義和廣義的定義均屬于數字經濟范疇不同,“新義”的定義突破了數字經濟領域,它是一年前的媒體解讀,但其包含的非數字經濟領域的內容也在這一輪基礎設施建設考慮之內。本文的討論主要基于狹義的理解,即以5G網絡為代表的信息基礎設施。
                    (二)“新基建”是驅動數字革命的核心要素之一
                    當前,新一輪世界科技革命和產業變革孕育興起,美英學者一般稱之為“第三次工業革命”或“數字革命”。即人類社會有史以來共經歷了三次工業革命,每次革命的發生,都必須有新的通用目的技術、新的生產要素和新的基礎設施三大驅動要素的出現?;A設施對經濟社會、人類發展的重要作用不言而喻。
                    18世紀60年代,以蒸汽機的改良為標志,第一次工業革命在英國發生。工業革命是以機器取代人力、以工廠化生產取代個體工場手工生產的一場技術革命,蒸汽機成為新的通用目的技術,機器設備等物質資本在繼土地和勞動之后成為新的生產要素。蒸汽機成功應用于輪船和火車,促進了航運的發展,使鐵路成為新的基礎設施,開啟了近代運輸業。
                    19世紀下半葉,以電和內燃機為標志的第二次工業革命在德美兩國率先發生。隨著資本所有權與經營權日益分離,企業家從勞動大軍中脫穎而出,成為一個新的群體,企業家才能開始成為獨立的生產要素。這個時期,電網和管道運輸日益普及,以適應高速發展的城市需求,并成為新的基礎設施。在交通方面,內燃機促進了汽車和飛機的誕生,高速公路和通用航空成為新的基礎設施。
                    第三次工業革命(數字革命)萌芽于二戰后,興起于20世紀90年代。當前,數字技術與經濟社會以前所未有的廣度和深度交匯融合,成為新的通用目的技術。
                    信息資源日益成為重要生產要素和社會財富,黨的十九屆四中全會首次提出將數據作為生產要素參與收入分配。習近平總書記指出:“要構建以數據為關鍵要素的數字經濟?!睌祿蔀樾碌纳a要素。以5G為代表的信息基礎設施成為數字經濟時代的新型基礎設施,成為數字經濟發展的戰略基石。如表1所示。
                    表 三次工業革命的三大核心驅動要素
                    來源:騰訊研究院,2020年3月
                    (三)“新基建”關鍵作用在于加速數字經濟而不是拉動GDP
                    “鐵公基”等傳統基建對GDP的拉動效應十分顯著?!靶禄ā钡睦瓌幼饔脛t未必明顯,其價值更多體現在促進數字經濟高質量發展、培育新動能等方面。主要是以下兩個方面的原因:一是數字經濟發展對線下活動存在一定的替代效應。盡管數字經濟規模發展很快,其中不僅有對線下的替代,也有很多新增部分。但是它畢竟不像前幾次工業革命對純新增投資的大規模拉動那樣顯著,其“創造性破壞”的意味更加濃厚。
                    二是數字經濟大規模提升了社會總福利,尤其是消費者剩余,但是很多不體現在GDP上。這方面的研究文獻已經比較多了,一個共同認識是:GDP難以反映數字經濟的貢獻,應該有更好的宏觀指標來衡量數字經濟貢獻,可以稱之為數字經濟的“GDP悖論”。
                    美國布魯金斯學會指出:“數字產品通常對用戶免費,因此他們對福祉的貢獻被排除在GDP之外。但是,除了GDP數據以外,我們在世界各地都看到了數字革命帶來的實際好處?!?/div>

                    三、產業互聯網:數字經濟發展新階段
                    (一)數字經濟發展邁向產業互聯網的新階段
                    數字經濟的發展可以大致分為兩個階段。在20世紀90年代開始的第一次熱潮中,數字技術主要在消費領域進入大規模商業化應用,門戶網站、社交網絡、電子商務、網絡視頻、在線游戲等主要商業模式的終端用戶幾乎都是消費者,這一階段因此也被稱作“消費互聯網”。
                    隨著“互聯網+”的縱深推進,數字技術加速與農業、工業、建筑業和服務業的深度融合,傳統產業日益成為數字技術的重要用戶,產業互聯網踏步而來。
                    “產業互聯網”這一術語起源于市場,是產業實踐的智慧結晶,被企業界廣泛接受。2018年9月30日,騰訊公司提出“扎根消費互聯網,擁抱產業互聯網”的新戰略,從而點燃了產業互聯網的熱度。產業互聯網是以企事業單位為主要用戶、以生產經營活動為關鍵內容、以提升效率和優化配置為核心主題的互聯網應用和創新,是數字經濟深化發展的高級形態,也是傳統產業轉型升級的必然要求。
                    產業互聯網具有連接類型多樣、行業應用廣泛、流程再造深度等特點,日益成為經濟增長的重要驅動力,在提高現有產業勞動生產率、培育新市場和產業新增長點、實現包容性增長和可持續發展中發揮著重要作用。
                    (二)消費互聯網和產業互聯網的主要差別
                    作為數字經濟發展的新階段,產業互聯網和消費互聯網有著顯著的差異,主要體現在服務對象、市場主角和增長速度三個方面。
                    一是服務對象。簡而言之,產業互聯網更加強調數字技術對組織機構的服務和賦能,而消費互聯網則更多是直接為消費者服務,有點類似于生產性服務業和消費性服務業(也有人稱之為生活性服務業)的區別。具體而言,消費互聯網的服務對象是個人(2C),改變人們的生活方式,面向的市場是8.3億網民,以及14億人口。業界一般通俗地講,產業互聯網的服務對象是企業(2B)。
                    嚴格來說,其服務對象是各類組織,包括企業、個體工商戶、農民專業合作社等市場主體,以及政府、學校、醫院、其他事業單位、社會團體等組織,它改變社會的生產經營和管理方式。其中,我國僅市場主體就有1.2億戶。
                    二是市場主角。在消費互聯網時代,互聯網公司高歌猛進,獲得了人們的廣泛關注,被很多人認為是市場上的“主角”。憑借卓越的用戶體驗和快速的迭代創新,互聯網不斷顛覆傳統行業,兩者呈現出一定的此消彼長的關系。
                    在產業互聯網時代,傳統企業成為真正的主角?;ヂ摼W公司作為傳統企業的“數字化助手”,憑借對行業的洞悉,幫助企業成功。兩者變成共生共贏的關系。
                    三是增長速度。如果說消費互聯網呈現指數增長,產業互聯網則多是線性增長。打一個比喻,消費互聯網如同“沙灘撿貝殼”,產業互聯網則像“深海采珍珠”。
                    當然,消費互聯網和產業互聯網并非涇渭分明、非此即彼,兩者不僅是并列關系,還有遞進關系——數字經濟正由消費互聯網時代邁向產業互聯網階段,并漸呈融合之勢。
                    (三)產業互聯網的三種遞進形態
                    從應用形態來看,產業互聯網至少包含深度和寬度兩個維度,分別對應著專用性(垂直)和通用性(水平)。按照這個視角,可以劃分為以下三種類型。
                    一是信息型產業互聯網。
                    其特點是通用性很強而專用性很弱,通俗的說法是“100米寬、11米深”(注:這個深度并非指技術水平,而是指對行業的介入程度)。
                    主要指為企業提供基礎性的IT和互聯網服務,幫助企業完成基本的信息化,并能應用互聯網來減少信息成本和交易成本。典型的應用包括云計算服務、在線辦公系統、B2B貿易對接、C2B個性化需求搜集,以及簡單的生產環節協作。
                    大部分互聯網公司都可以提供這一類服務,當然也包括像找鋼網這樣的行業信息服務。從某種意義上講,這就是消費互聯網模式在企業服務領域的簡單復制,也是互聯網巨頭轉型產業服務的切入點。
                    二是管理型產業互聯網。
                    其特點是通用性較強而且具備一定的專用性,通俗的說法是“80米寬、30米深”。主要是指為企業提供更加專業化的財務管理、ERP、人力資源管理、專業數據庫構建等服務。
                    這已經不是完全通用性的IT服務,而是要了解企業管理的專業知識以及不同行業的應用特點。典型的服務商如國內的用友、金蝶,國外的Sap、Oracle等。
                    三是制造型產業互聯網。
                    其特點是通用性不強而專用性超強,通俗的說法是“10米寬、100米深”。主要為企業提供制造環節的“數字孿生”、生產線控制、智能制造等專業化深度服務,也就是大家常說的“工業互聯網”的核心環節。
                    這不僅需要了解IT和互聯網,更需要了解行業千百年累計出來的專業技術知識,是產業互聯網的核心難點所在。目前,主要是一些大型制造業企業自己探索,或者在互聯網企業的幫助下開發應用場景。

                    四、“新基建”和產業互聯網是數字經濟新時代的“路與車”
                    “新基建”的核心在于增強數據存儲、傳輸和計算能力,既是“補短板”又具有“前瞻性”。
                    一方面,數字經濟發展在某種程度上已經受到網絡速度限制,一些新業態發展受阻,需要“補短板”;另一方面,新冠肺炎疫情促進了全社會的“生產生活數字化大培訓”,如果再加上新的基礎設施,會催生更多的市場需求。
                    而產業互聯網既是我國數字經濟方面的不足,也代表了數字經濟的未來?!靶禄ā焙彤a業互聯網應運而生,兩者的協同發展必將繁榮數字經濟生態。
                     (一)“新基建”是“路”,是產業互聯網充分發展的基礎條件
                    與消費互聯網相比,產業互聯網對信息網絡的要求較為苛刻,在高精度、低延遲、互操作、安全性、低功耗等方面有著更高水平的要求。以制造業為例,首先需要生產環節的廣泛接入,能感知生產線的每一個細微參數(物聯網);其次需要大量的存儲空間,萬物互聯的數據量十分驚人(數據中心);再次需要安全、高速、低時延的網絡(5G網絡);最后還需要對生產過程各環節的智能化控制(人工智能)。此外,這些都需要強大的算力支撐(云計算)。因此,如果沒有“新基建”,產業互聯網的深度應用幾乎沒有可能。
                    “新基建”是產業互聯網發展的必要條件,但不是充分條件?!靶禄ā敝皇翘峁┝嘶A的技術支撐,具體的應用還需要廣大企業共同努力探索,不斷挖掘產業互聯網的深度應用場景。高速公路為智能汽車提供了暢通快捷的出行條件,但并不是每家企業都能生產出適宜的汽車。一言以蔽之,對產業互聯網而言,“新基建”不是萬能的,但是沒有“新基建”是萬萬不能的。
                    (二)產業互聯網是“車”,是“新基建”順利推進的需求支撐
                    在傳統基建中,政府是主導者和投資方。在“新基建”中,政府的角色可能發生一些變化,更多體現為投資動員方,企業將成為重要投資主體。最近兩年我國一般公共預算收支緊張,政府性基金收入也受房地產調控而增長乏力,如果國有企業的投資回報率過低,必然為各級財政帶來較大壓力。
                    從5G網絡來看,2020年中國移動、中國電信、中國聯通和中國鐵塔的5G投資預算合計達1973億元,遠遠超出四家公司在2019年的利潤之和(1436億元)。在手機用戶潛在市場增長空間有限的情況下,電信運營商紛紛布局產業互聯網,把產業互聯網作為“新基建”應用的最大期望之所在。
                    因此,如果沒有產業互聯網,“新基建”的投資回報率會大大降低。產業互聯網是保障“新基建”順利推進的有效支撐。
                    基于“新基建”,產業互聯網將展現出滿滿的活力和廣闊的空間,在助力傳統產業提質增效方面發揮日益重要的作用。以騰訊方案為例,以往的飛機核心部件的復材檢測需要耗費幾個老師傅、數十小時、幾十萬元的成本。
                    通過騰訊的人工智能輔助檢測系統,現在只需要一個普通檢測員花幾分鐘時間就能完成。華星光電借助騰訊的人工智能圖像診斷技術對液晶面板進行缺陷智能識別,可以檢測出肉眼難以發現的細微缺陷,識別速度提升了10倍,縮減人力成本50%,效率得到顯著提升。

                    五、對策與建議
                    (一)政府部門應如何推動“新基建”與產業互聯網發展
                    第一,應從鼓勵應用的角度給予適度政策扶持?!靶禄ā睘楫a業互聯網帶來了發展機遇,但這種機遇并不是水到渠成、自然發生的,還存在較大的不確定性。而且,新冠肺炎疫情對企業投資能力的負面影響較大,可能導致企業不敢冒風險探索新的業務模式。因此,政府部門還是應該給予產業互聯網一定的政策支持,以保障“新基建”的順利推進。
                    一是建設示范應用平臺,為廣大企業提供數字化轉型的公共服務支撐。
                    以工業互聯網為例,行業主管部門可以牽頭建立實驗性的應用示范平臺,探索不同應用場景的具體實現,有市場前景的成功應用模式再進一步向行業推廣、擴散。
                    牽頭不意味著一定都由政府投資,可以聯合科研機構、企業一起建設。二是鼓勵、啟動對產業互聯網的需求?!靶禄ā钡慕洕庖缧员容^強,但也有著技術更迭快、市場競爭激烈的特征,要實現項目的財務平衡并非易事。
                    在這種情況下,對產業互聯網的需求鼓勵應該成為政策著力點之一。例如,可以以技術改造補貼方式支持企業進行數字化改造升級,也可以參考創新券的模式為中小企業提供直接的需求補貼。
                    第二,數據治理規則應同步推進。
                    推動數字經濟發展逼近要靠“新基建”的硬件,也要靠數據治理的“軟件”加以配合,否則將事倍功半。目前有兩個有利條件,一是穩增長需要數字經濟快速發展,二是疫情期間數字經濟的巨大作用成為共識。政府部門應該認識到并積極推進包容性治理。
                    第三,堅持包容審慎監管,營造適宜創新的土壤。20年來,互聯網極大改變了人們的生活和工作方式,人類社會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盡管如此,聯合國秘書長古特雷斯指出“我們仍處于數字經濟的早期階段”,李國杰院士也強調“真正偉大的產品還沒有出現”。
                    對未來,未知遠大于已知。建議堅持采取包容審慎的監管態度,在看不準的時候給予“觀察期”和“包容度”,給予新業態萌發壯大和市場檢驗的機會,不能“一人生病,眾人吃藥”。同時對發展中出現的問題要及時加以糾正,保障人民群眾的合法權益,不斷滿足人們對美好生活的向往。
                    (二)數字經濟企業如何把握這一新契機
                    隨著“新基建”的逐步推進,走向產業互聯網深度應用的新契機已經來臨,工業專網、網絡切片、生產控制、智能決策等應用可能逐步爆發。那么,消費互聯網時代成長起來的龍頭企業應該如何適應新機會? 我們認為應做好以下幾點:
                    一是主動適應“新基建”帶來的基礎設施條件,升級信息型產業互聯網服務,推動企業的全面數字化轉型。盡管信息型產業互聯網主要是一些通用性IT服務,但是量大、面廣,市場空間和潛力仍然很大。關鍵是做好低成本、高安全性的服務,包括對于出現的安全問題給予高額補償,讓企業放心上云。
                    二是以強大的IT能力支撐管理型、制造型產業互聯網應用的底端基礎層。垂直平臺對產業互聯網的重要性不言而喻,而且由于其專用性較強,難以被消費互聯網巨頭全面取代。
                    但是互聯網巨頭的IT軟硬件實力強大,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支撐行業垂直平臺的運行,成為“平臺的平臺”。尤其是一些應用寬度較窄的行業垂直平臺,自己建設部署IT設施的成本比較高,難以實現規模效應,需要互聯網巨頭的支持。
                    三是投資制造型產業互聯網平臺,布局未來。業務上不容易切入的,資本上可以投入。很多行業平臺在創業初期由于商業模式不確定性較大,需要風險資本的支持。
                    尤其是在新冠肺炎疫情影響下,很多中小企業甚至難以撐過難關?;ヂ摼W巨頭資金實力較強,對創業企業的識別能力也很強,應該抓住實現自身未來發展、支持產業互聯網應用探索的好機會。



                    文章來源:騰訊研究院
                    文章推薦
                    野花视频在线观看免费高清完整版